当前位置:首页 > 新能源 >

全球船舶LNG燃料加注布局策略

2021-07-03 10:35:14

  LNG燃料的可获得性和加注便利性是发展LNG动力船面临的瓶颈之一。近年来,随着航运业排放法规的趋严、船用LNG技术的进步以及政府主管部门的引导和支持,全球LNG动力船市场迎来了积极的发展势头,由此也对LNG加注基础设施的配套建设形成了巨大拉动。目前,全球主要航运港口已经纷纷布局建设LNG基础设施,LNG燃料的可获得性和加注便利性有望逐步提高。

  1、全球LNG产能和LNG加注设施概况

  近年来,LNG作为船舶替代燃料,需求不断增长。截至2019年1月,全球LNG动力船已发展至144艘,另有135艘订单。LNG动力船数量的增多,促使全球主要港口大力推进LNG加注基础设施建设。目前,全球LNG加注基础设施分布情况如下图所示:


图1 全球LNG加注设施布局

  从图中可以看出,LNG加注基础设施目前集中在西欧北部(如Rotterdam,Stockholm 和Zeebrugge港口)和美国墨西哥湾和东海岸(包括Jacksonville 和Fourchon港口)。这些将构成全球LNG燃料航运业发展的燃料供应节点。为深海航线提供服务的亚洲主要港口正在建设LNG燃料加注设施,并寻求与欧洲和北美港口的协调活动。这一点在全球最繁忙的新加坡港正在开发的LNG加注基础设施以及中国东部港口的活动中表现得最为明显。欧盟现行政策要求每个成员国至少有一个LNG加注港。约10%的欧洲沿海和内陆港口将包括在内,共计139个港口。沿海港口LNG加注基础设施将于2020年建成,内陆港口将于2025年建成。北美地区,位于东南部、墨西哥湾和五大湖周围的数个港口也正在建设LNG加注设施。中国正在将LNG加注基础设施从内河扩展至沿海地区,以满足所有类型船舶对LNG加注的需求。韩国在仁川港已建成LNG燃料补给设施,并计划在釜山建立第二个设施。在亚洲其它地区,除新加坡外,日本和澳大利亚也在开发LNG加注设施。

  2、全球主要港口LNG加注基础设施建设进展

  欧洲是发展LNG动力船的先行者,其LNG动力船市场的发展带动了LNG加注设施建设的不断完善。中北美洲和亚洲地区,LNG加注配套基础设施近年来也进入蓬勃兴起和快速发展的新阶段。下面选取上述三个区域中的主要港口,针对各自LNG燃料加注的便利性进行阐述。

  欧洲

  鹿特丹(Rotterdam)作为LNG使用的先驱,目前正计划将其港口开放LNG加注设施。自2014年以来,鹿特丹更新了其港口管理细则,使其成为首个正式允许船对船加注LNG的海上枢纽。鹿特丹港目前已开始与多方合作,以促进在欧洲建立液化天然气物流链。港内设有专用的LNG码头,三个LNG储罐,其中每个储罐容量高达18万立方米。

  哈默菲斯特港(Hammerfest)作为挪威最大的LNG加注港口,拥有1250立方米的储量和90吨/小时的泵送排量。该港口可为船长超过250米的船舶提供加注服务,且允许槽车加注。该港口于2014年投入运营,在过去几年不断扩展,目前可一次性储存1000立方米的LNG。

  巴塞罗那港(Barcelona)于2017年1月开始提供LNG加注服务,于同年2月,西班牙天然气和电力公用事业公司Naturgy在该港口完成了巴利亚(Balearia)渡轮的首次LNG燃料补给。2018年1月,两家公司签署了一份为期10年的供应协议,计划在巴塞罗那港运营。

  中北美洲

  蒙特利尔港于2018年开始提供LNG加注服务,并收购了4艘LNG动力船,旨在符合最新的环境标准。除此之外,蒙特利尔港和能源供应商Gaz Metro宣布了一项LNG海上燃料供应方案,现在魁北克(Quebec)所有船东都可以使用该方案,包括经过该港口的船队。

  杰克逊维尔港(Jacksonville)是美国东海岸唯一一个提供码头上和码头附近液化LNG加注服务的港口。自2016年以来,两艘双燃料集装箱船在该港口完成了LNG加注。目前该港口正致力于扩大加注范围,以求在液化天然气行业扮演关键角色。

  福尔雄港(Fourchon)于2016年完成了首次LNG加注服务,从那时起,能源世界公司Fourchon LNG计划在福尔雄港建立一个8.88亿美元的出口设施,每年可为近海服务船提供500万吨LNG燃料。

  巴拿马港(Panama)于2018年6月开始运营LNG加注设施。巴拿马运河的扩建进一步为全球90%的LNG运输船船队提供了通过巴拿马运河的通道,使美国生产商能够更快地将燃料运往亚洲。

  亚洲

  亚洲LNG加注基础设施建设较欧洲而言略有滞后,但目前在重要港口基本可以进行LNG加注。目前,各港口主要采用槽车的方式对船舶进行LNG加注,部分港口正在建造LNG加注船,预计从2020年开始可以提供船对船的加注。

  新加坡海事及港务局于2018年启动LNG燃料加注试点计划,以试验这种做法的操作程序和安全规程。新加坡向Pavilion Gas and FueLNG颁发了LNG燃料加注许可证,准备在LNG燃料使用全球化后,向一系列船舶提供服务。目前该港口已开展槽车加注作业,并计划在2020年前开始为LNG动力船舶提供船对船加注服务。

  印度科奇(Kochi)港的LNG接收站于2013年开始运营,每年可输送500万吨燃料。目前,其输送量仅为其总量的8%,并计划接收6.5万立方米至21.6万立方米的LNG运输船。该港口于2015年2月首次向小型船舶供应LNG,预计每年可供应约40-50艘船舶,不影响常规LNG运输船的装卸货作业。

  日本横滨港(port of Yokohama)于2018年初完成了建设LNG加注设施的第一阶工作,引入了槽车加注服务。至2020年,该港口计划实现船对船加注服务,以成为东南亚和日本LNG加注的枢纽。

  除上述具备在役加注设施的港口,直布罗陀港(Gibraltar)、法国敦刻尔克港(Dunkirk)、德国汉堡港(Hamburg)、韩国釜山港(Busan)、中国舟山港正在计划建立LNG加注设施。其中,直布罗陀港已建成一个小型码头,供应一种新的双燃料;法国敦刻尔克港已拥有三个储罐,每个储罐可储存19万立方米LNG,年再气化能力达130亿立方米;釜山港的浮动LNG加注码头将于今年完工,并计划将部分市政港口船舶改为双燃料推进,并降低LNG动力船的港口费用;舟山港将拥有两个容量16万立方米的全密封LNG储罐,并将铺建30公里的LNG长输管道,有助于LNG的输运并保障每个运输终端各具备两个能容纳3万方LNG运输船的泊位。

  3、全球LNG加注船建设情况

  在槽车加注、岸站加注和船对船加注三种加注模式中,船对船加注可提供更为高效、及时和规模化的加注服务。目前,已有包括万箱级集装箱船、VLOC、VLCC等船型在内的大型远洋船舶决定应用LNG燃料,对于这类有大规模LNG燃料加注需求的远洋船舶而言,采用LNG加注船实施加注是唯一可行的方案。基于此,许多能源供应商和航运公司正在投资兴建LNG加注船,下表所示为预计在2019-2021年期间交付使用的LNG加注船。

表 预计在2019-2021年期间交付使用的LNG加注船

  4、CCS规范标准与技术服务

  CCS秉承安全、环保的宗旨,经过多年的发展,在LNG水上产业链方面已经形成了全方位的技术服务能力。在LNG加注方面,CCS《液化天然气燃料水上加注趸船入级与建造规范》和《液化天然气燃料加注船舶规范》分别于2014年和2015年相继发布生效,10余艘相关船舶入级CCS。为适应业界发展的新需求,CCS于2017年完成了《液化天然气燃料加注趸船规范》换版工作,同年还发布了《液化天然气燃料加注作业指南》。在ISO标准领域,CCS牵头编制完成了LNG加注接头ISO标准(ISO 21593 Technical requirements for dry-disconnect/connect couplings for bunkering liquefied natural gas),预计将在2019年7月正式发布。

  除规范标准编制和船舶入级服务外,CCS还基于其数据库和经验积累,为LNG加注趸船、LNG加注船等提供安全、高效和绿色的解决方案。(文/邹一麟 涂环)


聊聊 Redis 内存淘汰策略 https://xie.infoq.cn/article/551d257455b3313767349bfdd
薇兔生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