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戏剧歌舞 >

张火丁:戏校自费生执著成大腕

2021-02-20 14:38:32

张火丁的名字甚至被广大非戏迷朋友所熟悉,是因为电视剧《青衣》中女主角所有的唱段都是她配的。在梅派唱腔占领戏剧界主流的今天,张火丁低沉婉转的程派“橄榄腔”甚至被最通俗的电视剧导演选中,与她个人独特的“角儿”气质有很大关系。张火丁10日来宁演出,记者在戏院苦守了两天,昨天上午很少接受采访的她终于打开了话匣子,头一次与人们分享她的人生传奇。 当年没有戏校要她

如今的张火丁早已获得中国最高戏剧奖梅花奖。在中国院这个名角荟萃的地方,她是首位成立个人工作室的演员。她走到哪里都有戏迷跟到哪里,这次来南京演出就有北京戏迷不远千里跟过来捧场。可当年,她是个没人要的学员。从9岁开始考戏校,张火丁连考6年,从吉林戏校到锦州戏校再到朝阳戏校,尽管报考级别不断下降仍然不被录取。转眼就到了15岁,这个年龄对于学戏而言已经太迟了。

张火丁的个人简历中有这样一句:因酷爱而投身戏剧。“酷爱”是什么意思?张火丁的执著给这个词做了一个沉甸甸的诠释。

已经错过黄金年龄的她随父母举家迁入河北,她执意进入了当地一个小小的评剧团,因为她不想再耽误了。父母亲终于被她的矢志不渝打动了,他们痛下决心,在她进入评剧团后不久,把这个倔强的女儿转到了天津戏校。让她成为了天津戏校历史上第一个也是当时唯一的自费生。上世纪80年代初仅拿着数十元工资的父母亲每年要为她付出近千元的学杂费,而她仅仅是不包分配、前途未卜的自费生!

为什么对如此情有独钟?张火丁淡淡地说:“比我大3岁的哥哥考了戏校后,我开始接触到。我觉得太美了。如果这辈子不能唱,我觉得我活得一点意义都没有了。”

“鸠占雀巢”等到机会

作为一个年龄过大的自费插班生,张火丁在戏校里丝毫不受到重视。“但我很用功”,她说。没什么老师认真教她,她就蹭在一边偷偷学,夜里也反复听着戏曲磁带。“也许是已经经历了太多挫折,老天终于也要给我机会了。”

张火丁所在班级的一个尖子生忽然生了大病,休学回家疗养了。平时教带这个学生的知名演员孟宪荣老师因此空了下来。张火丁找到孟老师,非常诚恳地表达了求学意图:“我知道我条件并不突出,但我真的很想学,也会好好学。”张火丁的执著打动了孟宪荣,孟老师没有答应收她为徒,但愿意有空时教她一折《春秋亭》。就这一折《春秋亭》,张火丁在随后的学校汇报演出上技惊四座。终于令孟老师对她另眼相看,成为了入门弟子。

此后,珍惜着来之不易机会的张火丁更加用功。3年戏校求学,她学的戏比别人7年学的还多。

再次挫折成就大腕

毕业时,自费生张火丁已经是天津戏校最出色的学员了。但因为不属于定向招生,她必须自找门路。天津院的领导在看了她的演出后,许诺要把她留下。但临到办交接手续,却最终没有收留她。这对18岁的张火丁是一个巨大的意外和打击。

回首走过的一道又一道坎,张火丁说:“如果当时留在天津,确实稳定了。但不到北京就不会有机会接触到程派的名师们,最终也无法挖掘出我身上最闪光的东西。其实我一直想学程派。多年压力下,我变得沉默忧郁,也是最适合程派风格的。所有的挫折成就了我,这也是天意吧。”

历经辗转的张火丁最后考到了北京军区战友团。她那忧郁淡雅的独特气质和低回婉转的唱腔在北京的戏剧舞台上绽放出独特的光彩。所有人都认定这将是程派艺术的最佳继承人。尽管程砚秋大师的得意弟子赵荣琛当时已是78岁高龄,已经定居美国谢绝一切演出和教学。中国程派艺术研究会还是再三向赵老师推荐张火丁。抹不开面子的赵荣琛最后答应教张火丁一出《荒山泪》就罢手。但这句话很快被他自己打破。中国戏剧界有史以来年龄相差最大的一对师徒(当时张火丁23岁)相见恨晚。生平只爱表演不爱收徒的赵荣琛慨叹自己在人生暮年遇到了真正可以传承衣钵的继承人,对张火丁倾囊相授。

发扬程派拖延婚期

在南京的三天里,张火丁清瘦的身材上总套着一件黑色唐装。步履轻缓,嗓音低沉,她的一颦一笑都带着程派的韵味。让人不由担心她的生活也带上程派传统名剧的悲苦气。

接受采访时张火丁提到她当天早晨6点就起床了,而入睡则是夜里3点。“平时要吃安眠药,昨天演完了不想吃药,出去走走,就睡迟了。我的睡眠总是不好。”自从2001年排演现代戏《江姐》后,她就一直很忙。去年带着《江姐》参加在德国举行的世界艺术节,并把《江姐》拍成电影,张火丁完成了当年程砚秋拍电影、出国表演的两大夙愿,她很自豪。成立了张火丁工作室后,各地的演出邀请如雪片飞来,张火丁都尽量满足。每场演出都是一次压力,张火丁说:“我总是尽力追求完美。”一边说一边轻轻咳嗽着,她在南京感冒了。

1971年出生的她目前仍未结婚。对于大家的关心,她首次回应:“3年前我就打算结婚了,等工作不忙的时候就结婚。除了戏,我什么都不操心。”(一碗豆浆)


永定租房 https://wz.c21.com.cn/zufang/77787.html
薇兔生活网